小辣椒种出新天地 ——访农学院教授耿广东

 发布时间:2018-07-16

小辣椒种出新天地 

                             ——访农学院教授耿广东

    “四川人不怕辣,湖南人辣不怕,贵州人怕不辣”,贵州人对辣椒的热爱全国皆知。但是,在耿广东之前,却很少有人关注贵州辣椒产业的发展。

    2005年,耿广东从西北农业大学毕业来到贵州大学,成为了农学院园艺系一名教师。也是从这一年开始,他结合自己博士时期研究,致力于优良辣椒品种改造和产业发展,用13年的时间走遍了贵州省将近88个县区,“小辣椒”种出新天地,让上千户农民的腰包鼓起来。


立下辣椒志 枝叶亦关情

   “贵州的辣椒分可以分为四个区域:一是黔北区域以遵义为主,主要种朝天椒;二是黔西北区域以大方县为主,主要种皱椒;三是黔南地区以独山为主区,主要种线椒;四是黔中地区以贵阳为中心,规模不大但有特色。”耿广东如数家珍。



    “常规辣椒一般一亩地能收2000到3000斤,线椒最高能卖到两块,辣椒的人工投入大约在1000元左右。一亩辣椒的利润就能最高达到5000元。而杂交辣椒因为适应能力和抗病虫害能力高于普通品种,因此一亩能收5000斤到7000斤。辣椒卖不出去可以烘干或者腌制多种辣椒油、辣椒酱等,收入十分可观。”耿广东给记者算了一笔“经济账”。

    2016年,耿广东在镇远做科技特派员,他和他的团队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改良了一个新的线椒品种——“苗源9号”。与普通辣椒相比,“苗源9号”的优势在于它的纯度远远高于传统线椒,长度比较均匀,皮薄肉多,目前主要用于镇远县肖家园食品有限公司红酸汤和酸辣椒的加工和销售。

    在种植“苗源9号”以前,该公司主要以种植传统线椒为主,亩产量2000斤左右,品质和产量都不稳定,因此公司产品的品质也很难得到保障。2018年该公司“苗源9号”,总种植面积达400亩,推广种植面积3000亩,每亩产量3000斤以上,亩产值约为7500元。“苗源9号”的种植和推广直接带动农户就业 100 余户,间接带动农户就业 300余户,平均每户年增收 2800 元左右。一部份收入是农户到公司和基地务工所得,另一部分是靠农民自己的土地种植优质辣椒销售。今年11月,“苗源9号”将向贵州省农业委员会种子站申请品种认证。



    在耿广东参与帮扶的赫章县朱明乡有一个辣博园,辣博园主体公司为三江县润新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赫章分公司,以种辣椒为主,种植面积3168亩。耿广东到朱明乡后,建议他们冬季种一些大蒜,不仅可以增加经济效益,还可以杀菌消毒,对第二年的辣椒的病虫害有一定的抑制作用。“要在单位面积内增加最大的效益,土地就不能闲着,就得施行轮作机制”,耿广东说。辣椒和大蒜种植带动了当地512户农户增收。

    今年年初,耿广东在金沙县沙土镇教当地农民种植杂交辣椒,一亩地应该种2500到2800株左右。由于当地农民技术掌握不到位,一亩地仅仅种1800株左右。“种稀了,产量就上不来。技术上他们都说懂了,但是用的时候还是处于想当然的状态。”耿广东有点着急。于是,他不辞辛劳,一次又一次地走进田间地头,一个农民一个农民手把手地教授辣椒种植技术。


发展大农业 注重专业化

    以辣椒为主,耿广东的扶贫还延伸到其它领域,发展“大农业”。

    2008至2012年,他陆续四年在务川推广大蒜种植,并在此基础上发展了比较成熟的糖醋大蒜等产品,像务川山仙东升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的仡乡源系列品牌和贵州务川仡乡婆特色食品有限公司的仡乡婆系列品牌等,都成为务川糖蒜比较有特色的品牌,当地一些小企业也因此扩大规模,向更加专业化上发展。

    2014年,他在黔东南州丹寨县培训种植西兰花期间,引进了新品种,种植了3000多亩,因为当时的定位是反季节蔬菜,12月份开始育苗,在上4、5月份的空档期上市,市场销售很好。



    蔬菜扶贫之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做技术培训的时候,尤其是做新品种蔬菜推广时,因为有些蔬菜是政府要求种植的,大多数农户持一种观望态度,不愿意接受,有些甚至很抵触。“农户们担心新品种收成不好,心里没底,不感冒风险”,耿广东理解农户的顾虑,并多方尝试打消农户们的顾虑。2017年耿广东尝试引进种植一种杂交西蓝花西兰苔,该品种只在日本、美国和澳大利亚有,“贵州气候好,适合种植,市场前景也比较乐观”,但是有些农民接受不了,他就尝试在贵定找了两亩地种植做展示,以展示的方式展现新的东西,让一些敢于尝试新事物的农民朋友去尝试,开拓他们的视野。


“做扶贫很受尊重”

    耿广东聊扶贫当中的成就时,耿广东摆手温和地讲到:“这本身就是科技人员的义务,我们的最终目的就是让农民钱包鼓起来。”

    除了培训时的点对点帮扶,培训结束后,如果帮扶点需要技术支持,比如说要培育新品种、出现病虫害时,耿广东则会下去察看怎样攻克难关。“有需要就下去,现在通讯方便,如果出现病虫害,农户一般先会在微信里发图片出来,我们根据情况给他调农药下去。因为农村条件有限,买不到好药。效果好的进口药,价格高,农户舍不得买。”

    说起服务地方的经历,耿广东说令他难忘的是有一次去遵义市农村做技术指导。他的车在路上陷进了泥泞,车轮子打滑,一圈圈在打转就是出不来。当地老百姓得知是专门来做技术指导的贵大教授,一下子从周围的村子上喊来十几个人把车推了出来。谈到这里,耿广东突然就激动了起来:“去农村做扶贫,感觉很受尊重。”

    岁月没有将这位田间教授压垮,耿广东常持笑容、言语可亲。对耿广东而言,13年的坚守就是一件很平平淡淡的事情,尽自己所能、学以致用助力贵州蔬菜的产业发展工作和扶贫行动。

    在贵州大地上,耿广东们献上自己的一份力,献上自己的一份热情,让农民的钱包鼓起来。

    

    文字:学校新闻中心 凡佳佳 江永兰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李辉